www.204.net,「黑客和微软的捉迷藏永不停息…能不能用这样的方式结尾呢?」不过这样一句带过的话Atticus会砍了我的,所以还是多用几句来交待一下:在微软正式跟Xbox
360改机版画清界线后,网络上自然是一片哗然。不过我们的黑客朋友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以后,推出了新版的韧体,可以绕过微软的侦测机制后顺利连上XBox
Live…啊?最后一格了?「谢谢大家长久的支持
相信微软最后一定会想出新的方式再与黑客一战!」[原文连接]

俞雪把屋里的每个角落都仔细查看了一番,脸色才稍稍有些好转,家里还是自己离开时的那个样子,一点都没变,只是换了一个房客而已。
俞雪此时有点明白了当时陈砚在雪风家里看见自己时的感受,那时自己是陈砚眼里的情敌,陈砚为此和自己对峙了好久,可是到了最后,自己终究还是没和雪风发生任何故事。
现在亦是如此,只不过故事又换了一个主角而已,雪风是不会和这个新来的房客发生任何故事的,如果要发生,自己住在这里的时候也就发生了。俞雪有点郁闷,自己今天的反应,就和当时的陈砚一样,有点过于敏感了,同时,她也有点后悔,如果不是自己当时点醒了陈砚,现在可能就不会是这样一种状态了。可惜啊,那时的自己也在犹豫,自己也没有搞清楚自己对雪风的感觉,到底是感恩还是喜欢,等陈砚和雪风走到了一块,自己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可惜已经为时已晚。
“她怎么没在?”俞雪在克林的房里看了看,她没有看到故事的新主角。
“她出差了,代表公司去美国参加一个会议,需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雪风老实回答着。
俞雪笑了笑,拉上克林的门,两人又回到了客厅来,“你送我回去吧!”
“回去?”雪风没搞清楚,“什么回去?回哪里去?” “回酒店去啊!”俞雪笑到。
“这…,你……。”雪风被俞雪给搞糊涂了,“你不是说要住在家里吗?”
“我不习惯住别人的床!”俞雪俏皮地一笑,“再说了,我住下了,她回来了你怎么交代?”
“那你睡我的床吧!”
“呵呵,不用了,我还是回酒店去住,我只是来检查一下。”俞雪看着雪风,呵呵笑着:“替陈砚姐来检查一下,明白了吗?”
雪风连连摇头,嘴上说着“不明白!”心里却是苦笑:不明白才怪,说穿了,陈砚不过是个幌子,恐怕是你自己不放心吧。
“不明白也好!”俞雪知道雪风在装傻,也不计较,说着就朝门口走去,“反正你送我回酒店就对了。”
雪风紧跟其后,嘿嘿笑道:“那你检查的结果是什么?”
“找打!明知故问!”俞雪回头就扬起了手,脸色佯怒,片刻之后又“扑哧”一笑,道:“马马虎虎吧,勉强合格。不过呢,你得当心点,我今后可能还会来个突然袭击检查。”
雪风大汗,赶紧闭口,前头取车去了。
俞雪长叹了一口气,回头看着房子,心里暗暗为那个新来的房客祈祷,“虽然我没见到你,但我希望你不要喜欢上雪风,那对你来说将会是个噩梦,这种痛苦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黑帽子大会是分为两个阶段的,第一阶段是一些安全组织发表演讲和报告,分析未来的安全问题的走向,第二个阶段是就是各路高手各显神通的时候,任何人都可以上台,现场表演自己的绝技。这第二个阶段是黑客们所期待的重头戏,但无疑是各个软件商的噩梦,因为黑客们所演练的对象,就是他们的产品。
因为去年黑客大战的影响,这次黑帽子大会热闹程度远远不及以往,许多黑客小组的高手并没有来到拉斯维加斯,但大会的精彩程度却一点也不比以往逊色,所有黑客都把目光瞄准了那些所谓的新产品新标准,事实上,他们也用事实继续证明着:黑客永远都比安全早一步。
微软刚刚的新一代IE成了第一个遭殃的产品,这个被称为微软历史上最安全的浏览器,在两天的时间里,就被黑客们先后公布了十多处漏洞,不管它的浏览性能多么好,但在这里,它简直成了黑客们攻城拔寨不可或缺的利器和帮凶,微软大丢面子,据闻她的IE项目组负责人也因此受到了公司的严厉质责。
博客、WEB2.0,这些互联网服务商极力推行的东西,也先后被爆出了严重漏洞,一位波兰的黑客,一边悠闲地抽着雪茄,一边给自己的博客敲进一些代码,然后,每个访问他博客的人都中了招。
随即,网页搜索引擎也倒了下去,黑客们用事实告诉大家,他们入侵时所需要的信息,大部分都是这些搜索引擎提供的。
网络设备商的设备也被爆出漏洞,一旦黑客掌握漏洞的利用方法,就可以向网络的一些重要节点发动攻击,导致网络瘫痪。
而两位知名黑客的表演更是引起了轰动,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病毒“梅丽莎”的制造者,一位就是微软一直想招纳的美国的邮电工黑客,雪风之前也曾使用过他的工具。
梅丽莎是迄今为止造成损失最大的电脑病毒之一,它所造成的各种经济损失已经高达数十亿美金,损失至今还在不断增加中,而它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邮件病毒。梅丽莎病毒的制造者名字也叫做戴维-史密斯,他这次并未收到大会的邀请,因为他在梅丽莎病毒爆发之后,就被美国方面抓捕,此后,他便接受了美国政府的招安,帮助FBI刺探和跟踪其他黑客的信息,并诱捕了多名黑客,史密斯因此被特赦减刑出狱。他和美国国防部的官员一样,是不请自来的。
他所表演的仍然和电子邮件有关,他演示了一款自己设计的工具,这种工具可以查知各种伪装邮件和病毒邮件的真实地址,并可以探测任何想要伪装自己真实邮件地址的发送者,这让在场的人吃了一惊。
而邮电工黑客的表演更是让人连眼珠子都掉了出来,因为他所使用的入侵工具,竟然是一只通电的灯泡。在不知道帐号和密码的前提下,通过对电路板进行各种复杂的照射,他竟然成功进入了一台设置非常安全的电脑。按照他的说法,光热的变化,可以使“0”和“1”这两种稳定的电路状态发生改变,但是,能够准确把握住光热的变化,估计也只有他这么一个疯子才能做到了。
不过,所有黑客的表演,都没有涉及到微软的新系统,看来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系统的漏洞,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克林申请在最后一天发表演讲的请求被驳回了,理由是最后一天时间紧张,已经安排了更为重要的演讲,组委会安排克林在倒数第二天演讲,但又被克林给拒绝了。
西京-大秦王朝会议室
“张叔叔,不是我不肯让步。”俞雪面有难色,“实在是这是我们所能接受的底线。”
“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张凌风问到。
俞雪笑着摇了摇头,“张叔叔想必也知道这件事情的风险,我们凰天这次可以说是和沪市所有的地产商都对着干了,事后你们大秦倒是可以从沪市脱身了,但是我们凰天呢?我们是走不了的,这些地产商以往那可都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这次得罪了他们,我们以后在沪市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我们两家的关系一直不错,我在西京的时候还曾在大秦工作过一段时间,对这里也有很深的感情,这次既然大秦找上我们,我们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我母亲也说了,张叔叔您是她最为敬重的一位对手,不能看着您就这么被那些宵小给坑害了,但是……”俞雪说到这里加重一下口气,有些为难,“张叔叔总不能让风险全让我们凰天担了吧?”
“那是,那是!”张凌风口里应着,心里却不住咒骂,狗屁风险,便宜全让你们凰天占了,张凌风怎么也想不出两家会有什么交情,要不是这次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自己打死也不会求到你凰天门前的。
“其实按照大秦的实力,完全可以自己搞定这次的危机。”俞雪合上了面前的文件夹,“虽然说此次大秦贪功冒进,在沪市陷得有点深了,但是绝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对付几个宵小之辈,我相信大秦还是是绰绰有余的。”
张凌风心里暗自咒骂,废话,就凭那几个跳梁小丑,想要撼动我大秦,纯属痴人做梦,老子怕的就是你们凰天,谁能保证我对付那些宵小的时候,你们就不会趁人之危呢?大秦想要从沪市全身而退,就必须把凰天和自己绑在一起,否则只会越陷越深,张凌风想到这里,咬了咬牙,“好,我答应。”
“张叔叔英明!”俞雪不忘拍个马屁。
“你这是骂我!”张凌风苦笑一声,“说到英明,谁能比得上你母亲。”
“呵呵,我看张叔叔就不必这么谦虚了。”俞雪稍微一思索,道:“既然我们双方已经达成了共识,那么就尽快把协议签了,我们也好早做准备,这事易早不易晚。”
“好,我这就找人拟一份正式的合同出来,两天后正式签字。”张凌风笑了笑,“如果你们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这两天可以随时来找我。”
“好,那我就先告辞了。”俞雪站了起来。
“别忙着走,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饭局,就在家里,用完午饭再走吧!”张凌风急忙挽留,“一直想请你们母女到家里做客呢。”
“真的不用了!”俞雪推辞着,叹了口气:“本以为这次回到西京可以见到陈砚姐的,没想到她出国了,真是遗憾。对了,张叔叔,陈砚姐究竟去了哪里,我看她怎么走的时候一定很匆忙,要不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俞雪看着张凌风,等着他的回答。
“是啊,当时走得确实急了一些。”张凌风只是微微一怔,便顺着俞雪的话往下说道“我一直以为她是给你们打了招呼才走的,后来我才知道,她连他们家的人都没通知,真是太不象话了。”
“原来是这样啊!”俞雪微微点头,道:“那张叔叔肯定有她的联系方式吧,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了,我有点想陈砚姐了,有很多话要和她说。”
“这个……”张凌风有点为难,“还是我帮你转达吧!”
俞雪看张凌风的样子,就知道他是不会告诉自己陈砚的联系方式了,再问下去也没什么意思,随即作罢,道:“那就麻烦张叔叔了,请您帮我转告陈砚姐,就问她还记不记得去年在湘菜馆说的那番话。”
“好的,一定带到。”张凌风心里就琢磨开了,俞雪这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这两个丫头私下还有什么约定不成?
“那我就不打扰您了。”俞雪欠身告退,“如果有什么变化,我会着人来通知你的。”
“我送送你吧。”张凌风坚持要把俞雪送出去,路上不断问着关于李秀凤近来的情况。
出得大厦,远远就看见雪风慢慢悠悠晃了过来。
“今天天气不错!”雪风指了指了天,随后笑道:“我看张总裁满面春风,想必又有什么大生意吧。”
张凌风气得鼻子都冒烟了,雪风这小子明明知道大秦在沪市栽了,也知道俞雪这次来西京是来干什么的,他这是掐算准了,专门过来气自己的,于是闷闷顶了一声:“我看你今天气色也不错嘛!”
“我那都是托你的福。”雪风嘿嘿一笑,“你上次介绍的那银蝶生意,我也跟着沾了点光,我这是专门过来谢谢你的,今天中午我请客,还请你一定赏光。”
“免了!”张凌风大手一挥,“小心吃了不消化!”
雪风一愣,不知道张凌风这话是对谁说的,只是一句气话呢,还是警告自己小心银蝶的报复,当下收起笑容:“这话从你张总裁嘴里说出来,还真让人不敢相信,这不是你的风格!谁都知道张总裁的胃口一向很大,也很好,怎么会消化不了呢?呵呵,你肯定是不肯赏光,算了,我也不勉强,我还年轻,我可要趁着好时光大吃特吃。”雪风说完顿了顿,站到张凌风的身边,缓声说道:“我的胃口也很大,而且,我敢吃,就不怕他不消化,我会把他撕成一条、一条,然后慢慢地吃掉,一点都不剩。”
张凌风也觉得雪风这话里有话,但是他要告诉自己什么呢,是说这次自己之所以栽在沪市,是因为自己胃口太大,想一口吃成个胖子,才导致了最后功败垂成呢,还是要告诉自己,他不怕银蝶,他会把银蝶一点一点吃掉,那这小子的野心也未免太大了。
“好了,不说了!”雪风突然又笑了起来,“我们先走了,误了吃饭的点可就不好了。”说完转头看着俞雪,“小雪,我们走吧。”
俞雪也被两人这番不着边际的话给弄糊涂了,向张凌风一道别,赶紧朝雪风追了过去,“雪风大哥,你等等我。”,待追上雪风,她一把拉住雪风,“我问你,刚才你们说的什么生意,怎么会和银蝶有关系。”
“呵呵!”雪风笑了一声,“你是不是要问,银蝶不是和我有深仇大恨吗,为什么还要和他有生意往来?”
俞雪点了点头,这正是她心中所想。
“傻丫头!”雪风一拍俞雪的脑袋,“是仇人就不能做生意了吗?再说了,银蝶这次是白送钱给我,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会客气的。”
俞雪更加纳闷,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也琢磨不透啊,银蝶还会白送钱给你?
“走吧!边吃边说,我刚好还有其他事要对你说。”看俞雪还在发愣,雪风一把拽过她,塞进了车里。
在饭桌上,俞雪听完雪风的解释,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问道:“那银蝶安排在你公司的那个间谍找到没有?”
雪风摇了摇头,“没,我这几天故意诱了他几次,可惜这小子学聪明了,死活都不露头。”
“那总得想个办法啊,留在公司始终是个隐患。”俞雪不由有些担心。
“呵呵,难说,说不定关键时刻,这个间谍还能帮上大忙呢。”雪风嘿嘿一笑,“你雪风大哥是那么好糊弄的吗?我定会教这帮家伙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俞雪终于明白了雪风的打算,也就放下了心,笑道:“银蝶真是倒霉,挑了你这么个对手。”
雪风咳了一声,道:“所以,我之前说的那个收购杀毒厂商的资金就有了着落,麻烦你回去转告阿姨一声。”
俞雪一愣,随即有些紧张,“你是不是生气了,投资的事情已经一个多月,一直没有给你答复。”
“傻丫头!”雪风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这么叫了,“我生什么气啊,真是的,一下投那么多钱,阿姨肯定核算一下风险嘛。”
“其实那天你在公司说完,我妈就通知财务核算成本,准备给你注资的,可是……”俞雪顿了一顿,“可是你不辞而别,我妈很生气,这事就给搁置了下来,我劝了好多次,她都不肯松口。”
雪风早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从他打算不辞而别的那刻起,他就想到了这种可能,李秀凤之所以和自己这么耗,并不是生气,她这是为了俞雪。作为俞雪的母亲,李秀凤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到了最后都不肯吐口,那就说自己和俞雪的事是没有转圜余地的,虽然最后她肯定还是会给自己注资的,这明摆着就是个赚钱的机会,她不会放过的,但是她今后就不会再提自己和俞雪的事了,反而会劝俞雪死心。
“要不我再劝劝我妈,这笔钱还是由我们凰天出?”俞雪很清楚这笔钱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其实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她还想再争取一下。
雪风摇了摇头,笑道:“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钱越多,对于我们这个小公司来说,反而是一种负担。”
俞雪顿时失落无比,张嘴还想说什么,最后反而放弃了,饭桌上的气氛变得很压抑,谁也不愿意说话。
美国-拉斯维加斯,黑帽子大会最后一天。
大会的主席对此次大会做了总结,然后世界最大的安全机构的代表发表了讲话,倡议大家重塑黑客精神,防止去年的黑客大战再次重演,几个知名黑客组织的负责人也相继发表了观点。
按照日程安排,大会的最后一项是由赞助商微软来宣布大会结束,克林此刻就在等这个机会。
微软的发言人看起来气色不错,虽然在IE项目上受挫,但是新系统至今也没被人挑出毛病,他当然有点得意。要知道,以往微软的操作系统那是饱受黑客们的奚落,说微软的视窗操作系统是名副其实的一扇窗户,电脑里有什么隐私,大家通过这个窗口看的是一清二楚,兴致来了,还能从窗户上爬进去溜达一番。
看来这种日子将很快一去不复返了,新系统能够顶住众多顶尖黑客几天的围攻,无疑是最安全的,微软什么也不用做,只要向外界宣布一句“黑帽子大会期间,数千与会黑客对微软的新操作系统束手无策”,微软就可以摘掉耻辱的帽子了,这是最好的广告,而且还不是微软的自吹自擂。
微软的发言人对此次黑帽子大会的意义是极尽颂扬,表示今后微软还会继续赞助这一盛会,同时,重奖那些发现微软系统漏洞的黑客的承诺也会一直兑现下去。
“微软说到做到,如果哪位不信,现在就可以来试试,当然,前提是你们必须发现了我们系统的漏洞。”微软发言人说这话是微笑着的,他只是想开个玩笑,调节一下会场的气氛,或者是想展现一下自己的亲和力。
谁知话音刚落,“嘟”一声响起,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个身影就朝台上走了过去,原来是克林按了申请发言的按钮,她早就在等着这个机会了,不等大会同意,就直接拎着笔记本就走了上去。
“我来领取微软的奖励!”当大屏幕上显示出克林的样子时,会场立刻引起不小骚动,谁也没想到黑客堆里竟然嗨有这么楚楚动人的女黑客。
微软发言人顿时定在了那里,心里都快悔死了,他怎么也想不通啊,几天的时间,都没一个黑客站出来,怎么自己这一句玩笑话就招来了一个煞星呢,他让这意外打了个措手不及,不知道该怎么答复克林。
会场沸腾了,其实大家这几天都没少在微软的新系统上下功夫,谁都想拿下这个系统出出风头,顺带打击一下微软,可是谁也没能成功,现在突然有人跳了出来,而且还是一位如此漂亮的女黑客,大家怎能不兴奋,谁都想知道微软新系统到底有什么样漏洞。
很快,有几人跑到台上,把前几天用作演示的电脑赶紧又打开了,大屏幕此时也对准了克林。
微软的发言人也不好说啥了,尴尬地咳了两声,对克林一伸手,“请,如果你说的漏洞真的存在,你可以立刻拿走奖金。”
克林微微点头,把自己的笔记本和那几台电脑接在了一起,那几台机子早就安装好了微软的新系统,这几天一直都在大家来攻陷,可是谁也没能拿下。
确认接好了网线,克林就打开了自己的电脑,会场的人急忙盯紧了大屏幕,想看清楚克林的每一个动作。
当大屏幕上出现克林电脑启动的画面时,所有人都“啊”一下叫了出来,在座的人什么系统没见过啊,但是却从没见过这个启动画面,愣是没弄清楚克林安装的是什么系统。
克林调出一个工具,道:“这是我已经做好的工具,为了节省时间,我就用这个工具给大家演示一下,至于攻击的原理和这个工具的代码,大家可以到我的网站去下载,那里有详细的介绍。”
说完,克林运行了工具,工具的界面很简洁,克林填入现场这几台机子的IP地址,然后一点“搜索”,很快,工具显示出了探测结果,所有的机器都存在漏洞。
克林在结果里随便选定一个地址,然后点了“攻击”,下面就开始出现了提示:
“正在发送溢出代码……” “溢出成功……”
屏幕一转,克林的机子就出现了对方的桌面,会场就再次骚动了起来,谁都知道,这就意味着入侵成功了,而且得到的是最高权限,这个桌面意味着可以在对方的机器为所欲为。克林笑了笑,点了一下关机按钮,然后,所有的人就看见台上的其中一台电脑瞬间暗了下去。

[翻译:Tomky Wa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