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国记》是由小野不由美的奇幻小说改编而成的动漫,小说没有看过,据说埋了坑,到现在还没有要填上的意思。故事讲的是一个高中女学生穿越虚海来到异世界的见闻,站在主人公的角度看,我更想把它看作是一个敏感低自尊的人如何不断地成长、心智变得成熟的故事。
      
       故事中采王的一句话“生活是一半幸福一半痛苦”表明整体的基调不会太明快,十二国中人们的生存相比现代社会要困难得多,百姓会主要考虑如何躲避战乱,润泽土地,解决温饱,而非享受美食,娱乐游玩,更不用说高级的精神活动了。故事没有像鸣人那样永远勇往直前的主角,头破血流遍体鳞伤也能马上起身战斗,主人公最初在遇到困难时只是哭泣和逃避,不少人在看完前几集之后就直接放弃了。但是这样的角色的成长反而让人感到更加不易,甚至在看完之后比看其他的热血动漫更有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当然宏大的世界观设定也加了很多分。
        
      1.刀身映出真实的内心
澳门新葡亰,      主人公中岛阳子是一名高中生,偶然的一天在景麒的引领下跨越虚海来到了巧国,从此开始了冒险的旅程。妖魔的攻击不说,有水禺刀自然能很好地进行战斗。水禺刀的刀身能够映出使用者的内心,刀鞘的化身苍猿也会不时出现迷惑阳子,不管愿意不愿意,阳子多次通过刀身看到潜意识里真正的想法,了解到自己平时想成为每个人眼中的“好孩子”,往往只是为了让别人认同自己而丧失了自我,一位地迎合别人,从不表达自己真正的想法,只是因为觉得这样就不会被别人讨厌,就会活得更轻松而已。

小说《十二国记》(原作:小野不由美)阅读:
 
[成长] 历尽残酷后,看透——释然——重拾大爱。
我最期望的长大路线,不得不从,到自己有可为。

       认识到这样的自己之后,突然感到了无比地恐惧,陷入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的空虚中。从以为自己是怪物到看到自己虚伪和阴暗面,之后数次地相信别人后遭到背叛,逐步得出来到这里只是为了不惜一切生存下去的认知。冷漠自私并且不再相信身边的人,如果没有遇到乐俊的话,或许真的会走上歧路。

(一)
即使我的青春茫然而疼痛,我却依旧深爱成长的故事。

       2.遇见乐俊,改变的契机
      乐俊是一只老鼠,准备地来说,是一只半兽,就是一种可以变成人形的怪兽。第一次遇上是被曾经的高中同学优香追杀,乐俊捡回了昏倒在地的阳子。优香也是一个为了追寻意义而差点迷失的人。阳子和乐俊两人一起结伴去北方的雁国,刚刚遭遇亲近的人背叛的阳子对乐俊并不信任。但是在两人的相处过程中,乐俊对阳子的冷漠回应的是无条件的支持与相信,对社会和人性有深刻见识的乐俊的言行也让阳子开始勇敢的面对自己。

长大是于一瞬间的领悟,比如在一个莫大的城市里突然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冷漠和鄙俗,心生厌倦。

       在返程寻找乐俊之前和苍猿的战斗是阳子第一次为了信念的战斗,也可以说是阳子真正开始成长的标志,但是想要去改变,想要一点一点变成更优秀的人,这个念头的种子早已在和乐俊相处的过程中悄悄种下了。说起乐俊,可以说是贯穿所有故事的一个灵魂人物,使得整部剧的三观特别的正。不管是面对冷漠的阳子,还是怀着深厚怨念的祥琼,乐俊都没有站在道德制高点的角度进行教育或者批评,而是在日常相处中平和的诉说自己的看法与认知,就是这样潜移默化的影响使得无论是阳子还是祥琼都开始思考并寻找新的道路,并成为支持阳子决定登上王座的力量之一。

我想最初怯弱的阳子也曾这样厌倦过,在噩梦的恐惧无人解读之下,背负师长走狗的外界嘲讽。

       3.时刻觉察自己的内心,成为更好的人
       不管是开始寻找新的自我还是成为了景王,对朝堂和新世界都不了解的阳子仍然也还是会陷入看人脸色的境遇中。在对浩瀚裁决时,阳子因无法作出判断而听从了靖共的意见,夜间水禺刀映出阳子曾经在山间作画的场景,阳子喜欢山间的小花,但是老师建议画更加壮阔的风景,最终阳子画了整座山峰。尽管有时情形反复,似乎又倒退到了最初,但不同的是,阳子不再轻易就放弃。离开朝堂,在市井中学习新世界的秩序和规则,了解人们的想法并思考自己的言行。

没有人真心待她,她想的——喜欢的人、意图亲近的同学、血缘的父母、奉其命的老师,大家宛若陌生人般敷衍相待。

       采王在送别铃时说道:一个人所以幸福,并不是因为他得天独厚,只是那个人自己心想着幸福,为忘记痛苦而努力,为变得幸福而努力。只有这样才能使人真正幸福。

其实她也何曾实意。

       “我是一个浅薄的人,因此只能建立浅薄的关系”,阳子说在这个世界最大的收获就是了解了自己是多么愚蠢。水禺刀仍然会经常映出很多阳子不愿意看到的东西,迎回远甫时,阳子有机会重新制作刀鞘进行封印,但阳子说“心是不需要鞘的”。这正说明阳子已经准备好勇敢面对真实的自己。远甫说“我们拥有了一位了不起的王”,并不是指阳子有高超的治国本领,而是她拥有了一颗强大坚定并不断成长的心。

亲近被孤立的同学是源于班长的责任。

       阳子曾经十分困扰要颁布怎样的初赦,六太建议说“如果阳子在这个国家生存想要得到怎样的对待,就努力去建造一个这样的国家吧”。“人不是任何人的奴隶,不是为了做奴隶而生。即使被欺压也不屈服,即使遭遇灾难也不气馁。遇到不公正时能毫不畏惧地纠正,不向禽兽屈服献媚。我希望庆的子民成为这样的自由不羁之民,成为统治‘自己’这块领土独一无二的君主。为此,我希望每个人从毅然抬起头一事开始做起。”这是阳子在颁布初赦时所说的话,也达到了全剧的一个高潮。

面对喜欢的人只有扭捏与自哀的怯弱。

      泰勒在《积极心理学》中提到“改变是困难的,但同时,改变是可行的”。在这部剧中,阳子便是一个很好的示范。

维诺于父母老师,仿佛无心傀儡。

记得谁的一句“虚伪”,把自己兀自打回蝼蚁,乖巧面具下的人原来是那么可怜。

这世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需要自己。

喃喃的少女在那刻遇到了臣命的麒麟。

发誓,立主,独一无二。

我想所有的穿越都是为了给一个合理蜕变的理由——有爱有荣华。
即使这已经泛滥成为很傻很天真的言情桥段。

可惜很多人不明白。

再过一世,你若不变,重蹈前尘,终究覆灭。

好在此处的剧情更为真实。

少女迫不得已的坠入十二国,只有追杀,没有英雄。

所恋的男子依附他人,女子还来示威撒盐。

妖魔横出不停,护法再未现身。

原来另一个世界也会遗弃自己。

如果不想死,救自己,只有靠自己。

前尘她都习惯了屈服于现实,用沉默来避免受伤。

而如今现实逼你更残忍,不若爆发还会死亡。

谎言、欺骗、占有,没有真实,只有弱肉强食的生存哲学。

成长在此刻陷入背德的黑暗。

喜欢阳子却从这里开始,她的恐惧,她的报复,如何都比那些倒在男配怀里、扑在男主脚下的女人真实。

天赐的高贵名分,却是要手把手的争取回护而来。

你不往前行走,便要被剥夺生存的权利。

王成长的第一步,暗由心生,顿悟。

(二)
彼岸,路的尽头。

现实的路却仿若没有尽头。

柳暗花明,是乐俊的出现。

要抛弃怯弱自我的阳子,有意或无意给自己设下陷阱——用世俗的冷漠来孕育强大避免受伤。

犹记得初次相逢,他的笑脸,她的戒备。

(插:顺应剧情的感同身受让我曾在阳子意图拔剑的那刻也怀疑小老鼠的温柔是虚伪的面具。)

绝境里的困兽少女,不是一句早安便能救赎。

你的温柔要久久,似空气渗入生命。

乐俊是开阔温润的,与他博览有关,却不是全部。

半兽的逆境,在外人无意撞破后,由当事人波澜不惊地娓娓道来前因后果。

那羞涩的收尾浅笑,仿若对待暴力的毫不在乎。

阳子迷惑了。

她未曾感到他的屈服,却一时也无法理解他的释然。

那刻,她却想要靠近他。
 
心被柔软的触动。

人,到底要如何去信任另一个人。

无条件的,只有待他和自己一样重要。
 
说,我把背后托付与你。

被信任,原来是那么珍贵的东西。

为什么我们会在长大的谎言里把它丢失了。

(三)
人和人。

你和我,其实只有三步的距离。

只要你肯踏出那一步。

我会走完剩下的两步。

(四)

华丽的《十二国记》,在他们相逢后铺展。像一点最好的墨,泼上无垠的宣纸,浓烈地化开,却依旧在细节中韵味无穷。

阳子变得更为坚强,长命的设定让这个故事可以很久远。

国与国,人与人,更为复杂,更为扑朔,更为好看。

但这一切已经和我要的“成长”无关,那颗幼芽已经枝繁,之后开花结果,是自然的故事。

碎碎念的附录:

乐阳饿我的大爱。已经不期待《十二国记》的动画第二部了,想什么时候有空翻出来再看一遍本篇(话说小野的书也很久没更新了……难道算出完了?)。
其实这篇影评也许会很跑题(没有太多客观吗……),反正我写文的风格就是这么,尤其昨天刚游西塘归来,大脑还处于马上要考试和“让我写游记啊
”的刺激间隙中。为什么会赶出这篇呢……因为刚在翼之梦下载区下到了乐阳的本子~HOHO一时冲动!完全是因为那个本子的CP勾起了我的爱……我也要一只又可爱又博学又温柔的乐俊老鼠!!!!!
 
话说(三)里是我最爱的场景之一,小乐俊因为阳子王的身份而产生自卑时,阳子对他所说所做的。“你和我不过两步距离!”“不,是三步。”小老鼠走进,拥抱,害羞。哇咔咔所以说,(三)里还是被我稍微处理过的,三步的距离,因为老鼠比人走的步数小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