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04.net 1

www.204.net 2

楝,即苦楝,又名苦苓、森树等,为楝科楝属多年生落叶乔木。其根皮可入药,性味苦寒,有毒,功用清热燥湿、杀虫,可治蛔虫、蛲虫、风疹、疥癣等。其叶与花亦可入药。

寄友

“二十四番花信风”始于梅花,终于楝花。是时,春芳暂歇,百花凋零,绿叶郁郁,夏季将至。受其影响,相关诗词也以花信说事者多,在不经意中给我们留下物候学的印迹。如唐代温庭筠的《苦楝花》:“院里莺歌歇,墙头蝶舞孤。天香薰羽葆,宫紫晕流苏。”还有宋代苏轼的“钓艇归时菖叶雨,缲车鸣处楝花风”,宋代陆游的“及时小雨放桐叶,无赖余寒开楝花”,宋代黄庭坚的“苦楝狂风寒彻骨,黄梅细雨润如酥”,宋代范成大的“荻芽抽笋河魨上,楝子开花石首来”等诗句。上述诗句在抒情的同时记录了自然界风雨温度、介虫鱼鸟、花草藤树以及生产活动等,这对研究历史气象及经济变化大有裨益。此《楝花图》,因唐宋诗文中莺啼楝花内容屡见不鲜,故款识未录。图中莺啼楝干上嘴冲楝花枝头,尽显挽留之情。

【元】朱希晦

雨过溪头鸟篆沙,溪山深处野人家。

门前桃李都飞尽,又见春光到楝花。

苦楝花

温庭筠

院里莺歌歇,墙头舞蝶孤。天香熏羽葆,宫紫晕流苏。

晻暖迷青琐,氤氲向画图。只应春惜别,留与博山炉。

这两首诗都有告别春光的意思。《岁时记》曰:“始梅花,终楝花、凡二十四番花信风。”《植物名实图考》也记载:“楝,处处有之。四月开花,红紫可爱,故花信有楝花风。”苦楝四五月开花,春末夏初,桃花谢了春红,预示着已经过了百花争艳的季节,所以才有二十四番花信风的说法。

www.204.net 3

待在城市里,原本见不到苦楝树,我也不曾想起它,偏偏前段时间在微博上见着有人晒照说村口的苦楝树开花了,照片上满树满树的花,不似桃花樱花般烂漫,却另有一番繁盛蓬勃的美态;昨天又在订阅号上看到一篇《楝花飘砌,簌簌清香细》的文章与一则台湾苦楝蜜的广告,于是记忆中的苦楝花就这么盛开开了脑海里,挥之不去。

其实对于童年的我来说,苦楝树的记忆不在花,而是果,而且不是冬天枯突突的果,是苦楝树还枝繁叶茂时青色的果,这些果子都是我们的战斗储备子弹。

盛夏的苦楝果,跟花一样繁茂,一卦一卦的垂在树上非常有分量,这个季节整个村子都是我们小孩我们的战场,而长在门前村口的苦楝树是必须占据的根据地,谁占据了苦楝树,谁就有了必胜的武器。小伙伴们一旦分拨明确后,一旦开战,苦楝果要不就是弹弓里的子弹,要不就直接是手里的“手榴弹”,大家满村的跑,看到对手就将果子往对方身上抡,抡完的赶紧上树再摘,要不然就只有挨打的分。别看是小小的果子,真被击中还是会实打实的痛的,因为这果子实诚啊!

一整个夏天过完,能被摘到的苦楝子基本被摘完,只剩下枝头或顶端的一些垂挂着了,这些果子也没有鸟儿们吃,就这么一直挂到冬天,叶子落光了,它们还挂在树上,只是变黄变软,甚至到了春天,楝树再长叶开花,还会有陈年的苦楝子挂在树上。

苦楝树是乡村山野里很常见的树,据说古时可入药可造纸,用处很大,寓意也很吉祥,现在似乎没什么人理会这些了,也没多少人珍视它。现在回乡,儿时记忆里的那些树早就消失不见。记得去年五一回家,村口屋前是一课楝树也没有,在田野间闲逛时倒是在小溪旁看着一棵不大的树,正开着花,独自在田野间孤芳自赏。记忆中的树已不再,人也各自消散在天涯,真是物非人非。

www.204.net 4

附一:

www.204.net,农村长大的孩子,不管男孩女孩,童年的回忆都免不了摸鱼爬树,上山下地的。而很多我小时候从来不会留意的花,反倒是当我独自在城市里生活久了后才意识到它们都早已刻入了我的生命。

附二:

台湾楝蜜广告:

苦楝蜜,众神的花园,盛开的绿光

南投深山苦楝,守忠一念怒放千华

幸拥蜂群采蜜凝香

经日月风霜淬炼一语柔情,千回百转,微苦,回甘,

报春花开,为所有美好开端

文中介绍,采到楝花蜜很难得,错过可能再也遇不到。虽是一则广告,却写得非常浪漫,像是在写一个有温度的故事

附三:

百度搜索有人说,苦楝花的花语是:望向远方 只为一眼就能看见 人海中
你温暖的笑颜。我没有去论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另有,苦楝花是土家族民间故事中的形象,象征美丽而苦命的女子,或是短暂的美丽形象,另一说认为苦楝花代表苦难中的希望,无论哪说,都和名字有直接关联,那就是“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