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洋天堂》的动机,是要看这部片好不好,适不适合给小学生看。留意华语课外读物和音像制品是职业习惯,小飞说这部片好,我就找来看。

本周不写就出局给的主题是写最让自己印象深刻的电影,观影是我的爱好之一,收到这主题的我却迟迟不知如何下笔,犹豫之际如数家珍的影片席卷而来。浮现出的一幕幕画面,不是影片画面,不是记忆,是生命的一部分,是撞击内心的各种心情,是荣耀、感动、激动、沉思、平静、反思……。

 

如数家珍的已观影片中,《海洋天堂》这部让我和“同箱中”上百号人泪从头流到尾的影片,毫无悬念地位居我印象中最深刻的电影,绝无之一。

看了之后结论是:不太适合给小学生看,节奏太慢,主题太沉重,故事情节并不直白。我看的这个版本没有英文字幕,中文字幕是繁体的,新加坡的小孩更会有困难。

于很多人而言,《海洋天堂》可能只不过是一部有着李连杰、文章、桂纶镁等领衔主演,周杰伦创作片尾曲的一部稍让人有点感动的影片,甚至于还有人会对这个影片有所微词,“李连杰怎么会演这种电影,浪费了我的钱”这是几年前影片结束后我听我前座的一位男士说的。而对于不计其数向我一样从事特殊教育和有着自闭儿的家庭成员来说,这部影片带给我们的冲击、感动、心痛和希望无疑是巨大的。

 

《海洋天堂》的情节源自导演薛晓路10年来在大陆第一所自闭症学校“星星雨”担任义工的亲身体验,文章儿子的原型是我的女神田惠平老师的儿子“弢弢”,情节亦是一幕幕真实的情节。

但是片子好不好?很好。非常好。(我看到无法出门吃饭,眼睛哭肿了,只好在家里煮泡面。)

影片中:

 

李连杰饰演一个有自闭症儿子的父亲,身患绝症不是担心自己会死,而是担心死后自己的自闭儿该怎么办。想着带儿子一起葬身于大海,儿子却在大海中摆脱绳子欢快畅游,看到儿子一脸天真的笑脸后不忍而归,开启了竭尽所能欲为儿子寻找一个值得托付的家,历尽波折……。

如果让我在《海洋天堂》和《让子弹飞》中间选一部,推荐给英文背景的朋友,我选《海洋天堂》。因为《海洋天堂》诚恳有同情心,制作优良,表演优异,不发烧,不哗众取宠,不胡言乱语。我愿意我的朋友知道华语电影有这样的一部作品。

文章饰演一个沉溺于自己世界的自闭症孩子,他开心时纯真的笑着,让人温暖。他幸福时修长的手指晃动摇曳,他寒冷时手掌渴望得到的真实的触摸感,他害怕无奈时大声的尖叫,他愤怒委屈时不停抽搐着身体用力地在父亲身上留下深深地牙印,他失落时眼含着泪水,他自由时像鱼儿一样在海洋中的无拘无束。

 

在父亲和儿子的共同努力下,自闭的儿子学会了自己搭公交车、煮自己喜欢的鸡蛋、扫地、超市买东西、拥着带有父亲温暖的海龟在水中遨游,将一些些一开始认为不可能的变成了可能。

《海洋天堂》的观影过程是个流畅投入的体验。个人觉得故事讲得很朴实很集中,始终以王家父子为中心,围绕“王父试图解决他死后儿子怎么办”这个中心问题展开,一开始找生活的保障,后来又为儿子设置心理保障。结构很简单。在简单的结构上,微微碰触父亲和儿子各自的感情生活,既点缀剧情也深化剧情。故事中心稳稳地定在自闭症患者的家庭所面对的困境和父爱的伟大(这里真的可以用伟大这个词)。

澳门新葡亰 1

 

一部影片,演绎了多少人的人生,细细品味,回味无穷。心怀感恩,让阳光照亮每个人的心灵。因为有爱,世界无孤独。

看着看着,也不觉得多煽,眼泪就止不住了。很不容易。

 

对于华语片,一点点虚假的意思,我就会看出来,而且很不宽容。《海洋天堂》没有虚情假意。

 

包括桂纶美的那个角色的作用,我想我也能够接受。一个是淡化片子的悲意(必须淡化悲伤),另一个是给大福深一层的刻画:他的世界除了鱼和父亲,还可以接受其他人。

 

有人可能会觉得故事到后面有点理想化,怎么大家都这么好心。我认为这反而是故事处理得比较好的地方,已经是这样的结局了,再残酷一点作用何在?好故事要做到哀而不伤,片子的最终目的还是要给人希望,而生活也的确总有希望。如果连电影里也不愿给人一条生路,那么怎怨得现实中四面都是绝境?如果电影中的自闭症患者都没有出路,那么现实中的人能有什么指望。为什么好莱坞制作出那么多欢乐的电影?为什么他们坚持给大多数的故事一个团圆的结局?这是整个文化环境的自我暗示。

 

生活不美好,所以我要给梦想一个美好的结局;生活不美好,我怎么能允许梦想存在,怎么可能有美好的梦想。这两种生活的态度,创作的态度,我们要选哪一种?

 

 

再说李连杰。如果我只看过《少林寺》和《海洋天堂》,没有看中间李连杰演的其他好的不好的角色,我也没有漏掉什么。《少林寺》中的他最美最好看,《海洋天堂》里他证明自己是个好演员。当然还没有好到像Colin
Morgan或萝卜的泥路那样,但是足够好了,王心诚是他演技最好的一个角色。他如今的沉稳气质跟这个角色暗合。以他如今的江湖地位,出演这个角色,足以证明他仍然是个有诚意肯创作的好演员。佩服。

 

文章。从没看过他的戏。他演的自闭症青年蛮像的,看得出来下过功夫。后来看花絮,他一副侃侃而谈很intelligent的样子,有点不习惯。呵呵。他当然应该是很聪明的。手很美。

 

喜欢朱媛媛演的柴嫂,表演非常含蓄细腻,把李连杰比了下去。

 

然后剧终发现摄影是杜可风,配乐是久石让。我汗,这阵容。摄影如果是杜可风,那应该可以更好一点,虽然水族馆的摄影的确很美。我哭了很多次,是不是因为久石让的缘故?

 
-------------------------
最后说一说自闭症。

先讲年头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小事:

 

“新生入学第二天。高才班虽然是四年级,也算新生。因为第一很多孩子来自其他没有高才课程的学校,第二就算原来是本校的孩子,也要重新适应一个相对来说差别很大的课程。

今天去给他们做水平测试,相当于摸底考。准备了17份卷子--我班有17个孩子。进去先点名。点完问:“有没有同学你的名字老师没有叫到?”没有人回答。

澳门新葡亰,于是开始分卷。少了一份卷子!咦,怎么会少了一份卷子?真的忙糊涂了。急忙去隔壁班的老师那里抓了一份卷子,结果害他又去他的隔壁班老师那里抓了一份。

尘埃落定,孩子们开始做题,就有时间纳闷。怎么可能少印一份卷子呢?明明数清楚的呀。会不会是学生多了一个?虽然学生不太可能会多。于是数孩子,一数,真的多了一个!Oh
No!

怎么把他找出来?他是谁?他本来应该在哪个班?

静静地看。选修高级华文的孩子一般比较认真比较投入,卷子对他们来说相对比较容易,所以他们会写得比较专心。找到了!有一个男孩,趴在那里玩文具。没在做题。走过去,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看着我,不说话。

把名单递过去:“指给老师看,你的名字在哪里?”

这回有反应。他看了一会儿,指了一个名字出来。我一瞧,果然,是普通华文班的。怎么刚才我讲了半天高级华文,又点了名,他都没意识到自己进错了班?

anyway。测验做到一半,我不想把他撵来撵去。就说:“你把卷子做完,老师带你去另一个班,你应该去另一班。”

他没表现出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但是卷子一直没做完,不管我如何提醒,他没做最后整个理解问答的题目。

收卷之后,解散了其他学生,对这个孩子说:“来,老师带你去你的班。”

带他走到普华班,指着里面的老师对他说:“这才是你的班和你的老师,你明天来这里上课,知道吗?”

他点点头。

“那好,现在你回去吧!”

自觉把这件事处理完了,我就回了办公室。过了半个多小时,另外两位高才班的老师从课上回来,大呼小叫地来找我:“杨老师,刚才是不是有个RY在你的班上?“

”是啊。“

”你对他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啊。他怎么了?“

”你知道他华文课之后去了哪里?“

”去了哪里?“我害怕起来。

”他去了bus bay等校车. 是另一个老师把他捡回来的。“

我恍然大悟。原来,我叫他”回去吧!“,他就以为我让他回家!但是,一般的孩子都知道,那个钟点还没放学,我明明是让他回自己的教室嘛!”

 

 
-------------------
 

这样的一个孩子,有可能(只是有可能)是个轻度自闭的孩子。十岁了。他不知道老师在问的问题需要他回答。他不说话。他不能做阅读理解题。他只能理解话语的字面意思。上面这个孩子的父母始终没给孩子去做诊断,所以作为老师我们只好特别照顾,但不能给孩子贴标签。

 

如今学校里自闭或多动的孩子越来越多,我稍微对他们有一些认识。但自闭和多动的情况非常复杂,每个孩子都不一样。我碰到过另外一个学生,那是去年年底:

 
---------------
 

考试季节又到了。这一天去三年级一个班监考作文。好久没教三年级了,娃娃们小得可爱。

走进去先巡视一圈,发现一个男孩翘脚坐着,在看一本英文书。走过去,一边拿下书,一边说:’Why
are you reading this? ‘

男孩抬起头,倨傲地说:’Give it back here!’

吓了一跳。没礼貌的学生见多了,这样公然在考试时挑衅的,头一次碰到。

‘You can get the book back after the exam. Now you must do your
paper.’

‘Give my book back! It’s mine!’ 说话很大声。

一时不知如何处置才好,其他学生在考试,总不能骂他个狗血淋头。正在这时,角落里站起一个人。这个人一直静静坐在那里,我刚才没注意到他。他是学校的特别辅导员,专门照顾自闭或多动的孩子。看到他,我明白了。

把书放在书桌下的格子里,低声对孩子说:’I won’t take away the book, but
you can’t read it during exam, ok?’

他低下头,说ok. 开始在方格纸上写字,那上面有几行字,开头已经写好了。

接下来风平浪静,不再有事。收起考卷后,辅导员跟那孩子说了几句话,之后孩子走过来,对我说:’I
am sorry.’

后来辅导员对我说,这个男孩一方面是自闭,另一方面有过人的数学天赋。

-------------

像上面这两个孩子,其实还算幸运的,因为他们有其它方面的天赋,只有10%的自闭症患者有音乐或美术或数学方面的天赋,其他的都是很难学习任何技能的,好莱坞电影里那种看一眼就能解出密码的自闭神童基本上很少见,属于神话。其实只要是能进普通学校的患童,就算是幸运的,说明程度不严重,将来有可能习得基本的生活技能,做个简单的营生。《海洋天堂》里的大福,程度应该不算最重的,因为他还可以跟父母和熟悉的人交流。电影中父亲耐心反复教导儿子的过程,基本程序算是合理,只是为了配合影片的可看性,大福已经学得很快了。现实中的自闭孩子没有学得这么快的。

新加坡的普通学校,这几年开始接受轻度自闭或多动的儿童。从前这些孩子去特别学校。为什么接受他们?因为把轻度自闭或多动的孩子跟更多自闭或多动的孩子放在一起,会使他们的情况加重。把这些孩子放在普通学校,跟正常(很不愿意用这个词)孩子一起学习互动,他们才有可能(更快)习得社交行为和生活技能,将来才不会成为社会的负担。另一方面,正常孩子习惯日常跟特殊需要(special
need)的孩子相处,才会习得真正的宽容、忍耐和关怀。

(我三年前教过一个轻度自闭的孩子,看过我以前博文的朋友可能有印象。这个孩子到了六年级,教育部批准他会考免考华文。于是华文课的时间他就自己到处晃悠。他喜欢来我的班,因为虽然四年级时他让我吃了很多苦,到后来他是喜欢我的。他会走到我的班,说:“杨老师,我可不可以坐在你的班?”我说可以,只要你乖乖的,不要打扰其他同学。他真的就乖乖坐在后面画画。这两年来他有进步。有时他会举手问我某个华文字怎么写,我就告诉他。我的班上学生有一次(趁他不在的时候)问我:“为什么让GJ进来我们的班?”
我说:“GJ不需要考华文,他又在自己的班呆不住,他喜欢我们的班,同学们就让他呆在这里好不好?只要他不打扰我们,我们就当他是自己的同学好了。”
学生都知道他的情况,那次说过之后就不再有异议,大家相安无事。我很欣慰。全年级成绩最好的班默默接纳有特殊需要的同学,这比什么道德品德课的课标都实在。后来学校辅导员对我说GJ给你添麻烦了,我说不会,我很高兴GJ知道去哪里寻找帮助,寻找接受他的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生存技能。)

在教育学院学习的时候,老师们对是否应该接纳特殊需要的孩子进普通学校有过激烈的讨论。对第一线的教育工作者来说,班上有一个(一个就够了)自闭的孩子是非常非常辛苦的。但是大家最后还是可以达成共识,同意容纳特殊需要的孩子是我们应尽的职责,因为对孩子们有益。教育部这几年也派了更多的特别辅导员到学校帮助老师和孩子。

尽管如此,这里也还在起步阶段,还是有很多人照顾不到,有很多人不了解自闭症,对自闭症患者的家庭面临的困难更是无法想象。《海洋天堂》也许技术上并不是一部完美的电影,但它是我们真正需要的电影。有机会看一看吧。请不要再说“国内怎么怎么落后没希望”等等,希望是由自己萌发的,现状是靠自己改善的,就从推荐《海洋天堂》开始做起,也未尝不是一个开头。

 
写于2011年6月13日

相关文章